你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文化作品 > 详情
职工话新春(七):蔡老师卖春联
发表时间:2018-02-21 13:01:14来源:万博竞彩浏览量:13

职工话新春.png

蔡老师卖春联

(退休干部,泉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蔡芳本)

先前,我是个教书匠,教书之余写几句蜘蛛诗换得两三文稿费。

虽然有工资、有稿费,毕竟不多也。前几年,常常为入不敷出而烦恼,老爱唱歌,哼得最勤的有两句,一句是“钱啊,你这杀人不见血的刀”,另一句是比较革命的:“没有眼泪没有悲伤。”这一句唱得特深沉,特有感觉。

没有钱实在不是个办法。总要去挣点。

邻人霜妻有遗男,做水丸、大红火,听我歌唱,大为感动。欲将水丸批发我卖,每斤净赚一元,日卖二三十斤,净赚二三十元,这可是一项好买卖。与妻商榷,书也别教了,诗也别写了,以后蔡老师、蔡诗人都别叫了,干脆改为水丸蔡,招牌写一个,店面租一个,妻也可捞个水丸夫人当当。说不定还会偶然当个纳税先进户,坐在主席台前排等着领奖呢。挣来的钱就存进银行,支援国家建设。儿子念书的学校要跨片费80元,咱就交160元,或者更多些,再捐献一副家里不用的破桌椅。这时,校长碰到我,老远就喊:“阿蔡——蔡兄——老蔡——噢不,蔡先先生——水丸蔡噢不蔡水丸……光临寒校,晚生不胜荣幸!”其时,校长已经60多岁了,我还不上40岁。

信步书房,茶来水泡,面对满室藏书,不禁疑惑起来:水丸蔡一当上,这些书怎么办?烧可了惜,卖了不值钱。儿子聪明大声嚷嚷:撕了包水丸。水丸蔡夫人忙说:合适!合适!

书是派上场了。可是学生们怎么办?多了一个卖水丸的,却少了一个花匠,孩子们是祖国的花朵,怎能忍心不管?现在看见当老师的就来气,看到他们老是不问青红皂白就往花朵身上浇水就来气。水也浇太多了,根也浇烂了。还有一个问题,蔡诗人要是不写诗,刊物都要停刊,不是有罪于精神文明吗?况且我好歹是个读书人,读书人是天上文曲星下凡,岂有卖水丸之理!

思量再三,卖水丸也不是个办法。

还是唱唱歌吧:没有眼泪,没有悲伤。

 “孩子他爹,你要拿个主意呀!”水丸夫人学着电影上的女人对我说。

什么主意?书中自有黄金屋,查查看吧。

书中说,某文人为人家写墓志铭得几文润笔费;某作曲家用一小曲换得一顿饭吃。

这就意味着文人得赚文人钱。恰好邻居妻说:春节快到了,我们合卖春联吧。

离春节还有40天。

天未亮,狗未吠,邻居就喊起床。从来睡懒觉,一下子起这么早,走在路上眼睛还闭着。拐角处,突然绊一脚,手中春联纷纷扬扬向一黑乎乎的东西飘下,以为是猪,踢一下不哼,详细一看是个人,吓一跳,原来是个酒鬼,经常喝得不知东南西北,古今中外,很叫人羡慕。当即赠他一副对联:

宽心宽肺,酒做汤点水做饭

无忧无虑,天当被来地当床

这是一种境界,真叫:没有眼泪,没有悲伤。

离开酒鬼,一切布置停当。站了半天,没有人来买。一个老板说:你要吆喝。我就想扯着嗓子大喊:快来买呀,热热的春联呀,刚刚起锅的春联呀!老板说:你要这么喊就成了卖油条的啦。

第一次做生意毕竟有点害羞,更怕遇上学生和学生家长。有一次偏偏给碰上了。一位学生家长问道:老师你干什么?我支吾着:不干啥,我帮人家卖几副春联。学生家长大声嚷嚷说:当老师卖什么春联,要钱找我要,10元、11元咱还是拿得起。说完随便要了两副对联,扔下10元钱掉头就走。我知道,人家这是变相救济。

我不禁着急起来。

整整卖了20来天,好容易挨到除夕,春联没人买了,剩下的拿回农村老家所有能贴的全部都贴了,心里头顿觉轻松,又可以唱歌了:没有眼泪,没有悲伤。这时才觉得当蔡老师、蔡诗人要比当水丸蔡和春联蔡快活得多。

回到学校还向学生讲:宁可清贫点也要过得自在一点、轻松一点。


APP二维码
微信二维码
回到顶部 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