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文化作品 > 详情
职工话新春(六):幸福的拔拔灯
发表时间:2018-02-20 16:26:33来源:万博竞彩浏览量:61

幸福的拔拔灯

(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泉州分行 王炜炜)

虽然我的性格喜静不喜闹,但对传统的年俗活动,还是心神向往。小时候在山东老家过年时,最喜欢追着秧歌队看热闹。每每置身于喜气洋洋的人流中,总会被周边和谐吉祥的氛围及人们脸上幸福的表情所感染,有了岁月静美、天长地久的安稳感。

今年正月初九,朋友邀请我到南安英都参加拔拔灯活动,我又有了孩童时追秧歌队时的雀跃的心情。

在此之前,我一直误认为拔拔灯就是游龙灯。龙是吉祥的象征,世界各地,凡是有华人的地方,每逢春节、元宵节、灯会、庙会及丰收年,都会举行舞龙灯的活动,龙灯因此成了中华文化标志性的符号之一。不过,把龙灯称为拔拔灯,我还是第一次听说,我好奇地问:“游龙灯大多在正月十五,英都游龙灯怎么放在正月初九?”朋友认真地纠正我:“虽然远远地看,拔拔灯也像一条长长的龙,很多人都误会了,英都拔拔灯可不是龙灯哦。”经过她的详细介绍,我才知道拔拔灯与龙灯确实不是一回事。

英都的拔拔灯起源于明代的汉族传统民俗活动,是中国九大灯会之一,为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,至今已有700多年历史。英都自古为南安富庶之乡,素有“金英”之称。英都镇的母亲河英溪贯穿全境注入晋江西溪,是历史上海上丝绸之路东端的内河驿渡之一。英溪险滩多,弯曲河段多,顺水行船曰“放船”,逆水行船要“拔船”(即拉纤),后来,这种劳动被融合到了游灯闹春民俗活动之中,以祈盼河运平安,年丰丁旺,这就是拔拔灯的来源。拔拔灯再现了当年英溪纤夫“拔船”的情景,人们把数十灯笼拴在一条大的绳缆上,绳缆象征着行船拉纤的大绳,拔灯的村民象征着纤夫,灯龙象征着英溪潺潺的流水。我恍然大悟,原来拔拔灯富有这么深厚浓郁地域文化内涵,我观灯的心情变得迫不及待了。

我们首先来到了英都的昭惠庙。宋元时期,以泉州港为起点的“海上丝绸之路”崛起,每年夏冬雨季,泉州郡守和市舶司官员率领外国番商使者,在九日山下昭惠庙举行隆重的祈风仪式,拜祀海神盛极一时。泉州各沿海港口、内河驿渡码头纷纷建海神庙,英都昭惠庙便是其中之一。

农历正月初九日是道教祭天的日子,是玉帝的生日,俗称“天公生”。 “天公”就是“玉皇大帝”,道教称之为“元始天尊”,是主宰宇宙最高的神,他是统领三界内外十方诸神以及人间万灵的最高神,代表至高无上的“天”。传言天上地下的各路神仙,这一天都要隆重庆贺,道教宫观内要举行隆重的庆贺科仪。百姓也争相前往敬奉天公,昭惠庙前人山人海、热闹非凡,拔拔灯活动就在这里从供天开始。此时,雕梁画栋、殿宇轩昂的昭惠庙烛火通明,诸神面前的案前摆满了当地百姓敬奉的供品,敬天公的供品是极有讲究的,中央为香炉,炉前有扎红纸面线三束及清茶三杯,炉旁为烛台;其后排列一般有五果(柑、橘、苹果、香蕉、甘蔗等水果)、六斋(金针、木耳、香菇、菜心、绿豆等) 祭祀玉皇大帝,五牲(鸡、鸭、鱼、猪肉或猪肚、猪肝)、甜料(生仁、米枣、糕仔等)、红龟粿等祭玉皇大帝的从神。无论男妇老少都双掌合十、虔诚跪拜他们心中至高无上的神灵,当地的孩子从小就被父母带到都昭惠参加敬神的活动,长大后他们又会把这种习惯传给他们的孩子,一种民俗文化的传承就是这样一代传一代延绵不断的吧,数百年来,昭惠庙的香火鼎盛,惠泽万民。

昭惠庙供奉的是海神“仁福王”。南安市丰州镇久负盛名的千年古庙——九日山昭惠庙始建于晚唐,所祀之神乃“通远王”李元溥,后晋封为福佑帝君。因其威灵显赫,祈风祷雨,御灾捍患,平涛息浪,先后被朝廷赐封为“通远王”“善利王”“广福王”“显济王”等,李元溥从最初的山神、水神、雨神逐渐演化成泉州最早的海神。

据《南安县志》等史志记载:唐天宝年间进士、四川人李元溥“避乱隐此,修真养禅二十余载,闻空中有乐声,白日升天。”有“霓羽仙坛”供后人凭吊。《永春县志·方外志》载:“乐山王,古之隐士也。尝居台峰,俗谓白须公(翁爹公),升仙之后,人为立祠祀之……水旱病疫,海舶祷风,辄应。”自宋景德二年(1005)至淳祐元年(1241),先后敕封通远王、广福善利帝君、福佑帝君。清道光中又敕封南极大帝。因施展神力助建南安丰州延福寺,屡显神验,因此武荣郡民建祠祀之,遂从山神转身变为海神,成为护佑刺桐港商舶远航之神祇。其祠初名灵乐寺,宋代赐庙额“昭惠”,民多诚敬,香火不息。

天光渐暗,游灯沿路的住户门前,一盏盏红灯被点亮。昭惠庙前越发热闹起来,来自不同村落的游灯队伍连成万米长拔拔灯,缓缓地向昭惠庙前汇集,各色各样的花灯前后晃动,摇曳生姿。18时许,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响起,“拔拔灯”游春闹灯活动正式开始。只见英气健壮灯首从昭惠庙抬起神轿,恭迎“仁福王”出宫。这就是人们的说的游神,把仁福王请进神轿里,然后抬出庙宇沿街出巡,接受民众的香火膜拜,寓意为神明降落人间,巡视乡里,保佑合境平安。神轿走在最前列,20多对“灯阵”形成了长达数公里的长龙紧跟其后,天公灯、走马灯、红枣灯、宫灯各种款式的花灯争奇斗妍,大鼓吹、车鼓舞、拍胸舞、“大摇人”、舞龙、弄狮等各种文艺表演节目穿插其间,随着“灯龙”穿梭于村落之间,游灯队伍所到之处,家家户户都燃放烟花鞭炮“迎灯”,祈盼福降家门。一时间,烟火绚烂,爆竹声声,天空被一阵阵强烈的灯光照亮了,人们的脸被燃烧的情绪染红了……此情、此景真实地再现唐诗所描绘的盛景:“十万人家火烛光,门门开处见红妆。歌钟喧夜更漏暗,罗绮满街尘土香。”置于其中的人们,怎能不被欢腾的氛围所感染,脱下平时所有的盔甲,让自己再变成一回孩子,尽情欢乐呢?我情不自禁地挤进灯阵中,拔拔那吉祥之灯,企盼为自己拔出一年的好运来。

拔拔灯活动包括供天、敬神、缚灯、会灯、迎灯等10个程序,整个过程持续数小时。每到游灯会即将开始前,村民都会事先备好特制的数条粗大的长缆大麻绳,再由各家各户自己带来各式灯笼,挂在大绳上,写在灯笼上的“进财”、“ 添丁” 、“兴旺”等表示美好愿望的词。灯绳上约50公分束一盏灯,灯阵的长短视该房人丁多少而定,灯阵长挂的灯龙就多,显示该房人丁兴旺。一条近百米长的粗大缆绳上悬挂数十乃至上百盏红灯笼,称为一阵。英都洪氏万余人,人手一灯,这万人万盏灯,汇成的长龙足有千米万米长。每个灯阵前方都有一青壮小伙,叫灯首,俗称“灯排头”,每年一任,由当年结婚或是刚刚诞下儿子男青年报名参选,在庙中的神坛前掷杯决定。当上灯首是一种荣誉,享有在游灯时亲自参加抬仁福王的神轿巡游的资格。灯首胸前缚一扁担,肩负大绳,作船夫拉纤状弓身拉动灯阵向前行进,状如拔船,后面的人依次跟上,是为拔灯。拔拔灯的组织者巡游全境后,留一灯阵为仁福王护驾回銮。仁福王回銮入庙,决定下一年灯首,旧灯首当晚到新任灯首家报喜,放鞭炮祝贺。至此,一年一度的拔拔灯圆满结束。

从英都回来后,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,人内心最明亮的光芒是什么?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又是什么?答案都是一样的,是信仰!信仰是人类赖以生存的众多的力量之一,信仰是一种感情,是用期望的形式表达的爱。几百年来,英都百姓用一年一度举办拔拔灯活动表达对天公、仁福王等诸神的信仰,祈求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、人丁兴旺、事业辉煌。因此,拔拔灯也是英都百姓的精神之灯、信仰之灯,拔拔灯必将穿越漫长的时间,世世代代流传下去!


APP二维码
微信二维码
回到顶部 取消